薛宝钗
薛宝钗,金陵十二钗之一,薛姨妈的女儿,家中拥有百万之富。她容貌美丽,肌骨莹润,举止娴雅。她热衷于“仕途经济” ,恪守封建妇德,而且城府颇深,能笼络人心,得到贾府上下的夸赞。她挂有一把錾有“不离不弃,芳龄永继”的金锁,薛姨妈早就放风说∶“你这金锁要拣有玉的方可配”,在贾母、王夫人等的一手操办下,贾宝玉被迫娶薛宝钗为妻。由于双方没有共同的理想与志趣,贾宝玉又无法忘怀知音林黛玉,婚后不久即出家当和尚去了。薛宝钗只好独守空闺,抱恨终身。薛宝钗是《红楼梦》中的主要人物。她体态丰满,品格端方,才德兼备,性格大度,是金陵四大家族之薛家的掌上明珠。但在她冰冷的外表下,也藏着一颗火热的心,比如,曾作过《螃蟹咏》讽刺贪官污吏。身上挂有一金锁,刻着“不离不弃,芳龄永继”八字,与贾宝玉随身所载之玉上所刻之“莫失莫忘,仙寿恒昌”恰好是一对,因此有“金玉良姻”之说。

家庭出身

薛宝钗出生在金陵的一个大族名宦之家,“贾史王薛”四大家族之一,薛家在户部挂名行商。“护官符”上有“珍珠如土金如铁”的说法。极言其家为皇商巨贾,有万贯家资。随母亲、兄长一起进京主要有以下原因:首先是薛宝钗准备进京待选宫中才人善赞之职(其实只是走过场,才人赞善的职位大家都不想要);其次是兄长薛蟠要亲自入户部行消算旧账、再支薪资等公干,顺便游历一下京都风光;再次为母亲薛姨妈欲进京探望亲属,宝钗的舅舅王子腾为京营节度使,新近提升了九省统治。姨父贾政在京都任工部员外郎。薛家在京中原本是有房宅的,怎奈贾母王夫人热情挽留,于是薛宝钗便以亲戚的身份,客居在荣国府,与金陵十二钗其它佳丽生活在一起。

热毒冷香

宝钗生的病叫做“热毒”。因为“凡心偶炽”,所以她会热忱关心社会,并思考国家大政方面的问题。宝钗之“毒”乃是愤世嫉俗之“毒”,是“讽刺世人”(曹雪芹语)和“讽刺时事”(脂砚斋语)之“毒”。

从世俗功利角度看,这当然是一种“遗害于子女”且需要医治的疾病。从佛、道等“出世”哲学的角度看,一个人若是过分沉溺于忧世、愤世的情结之中而不能自拔,这也不会妨碍她走向大彻大悟的精神完满。因而这也是一种需要用道锋、禅机将其清凉下来的“孽火”。故此,作者才借癞头和尚之手,又为宝钗开出了名曰“冷香丸”的药方。只是宝钗虽然亦有着“凡心偶炽”的“热毒”之疾,但她的“热”与“毒”均来自于她内心强烈的社会正义感。并不像原著中的林黛玉王熙凤那样痴迷于世俗的名位和财势。所以,宝钗“热毒”之疾并不要紧,是可以医治的。

冷香丸的配方中,春、夏、秋、冬四季合起来就是“炎凉”二字。蜂蜜、白糖味甘,黄柏性苦,合起来就是“甘苦”二字。“白”者,纯色也。“蕊”者,花之精髓也。牡丹、荷花、芙蓉、梅花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又分别象征了高贵、淡雅、娇艳、坚贞四种品性。所以整个一副“冷香丸”配方的寓意,就是要宝钗历尽世态炎凉,尝遍人间甘苦,经过苦修苦炼,来获得如癞僧、跛道那样的“见素抱朴”的思想精髓,成为同时具备高贵、淡雅、娇艳、坚贞四方面美质的女性。而事实上,宝钗很快就接受了癞头和尚的这么一番带有象征意味的忠告,自觉自愿地修炼起自己的品格。我们看到,在书中,宝钗所偏爱的乃是“雪洞”一般朴素之极的居室布置,所坚守的也是“人谓藏愚,自云守拙”的一套行事准则。她既能像白牡丹、白梅花一样不畏权势,不怕“武则天”们的淫威,敢于“借蟹讥权贵”;又像白荷花、白芙蓉一样娇嫩可爱,“淡极始知花更艳”。因此,宝钗的这种精神也正好代表了金陵十二钗中最高的思想境界和修行成就。

自癞头和尚走后,宝钗竟然能在“一二年间”将如此难得凑齐的各种药物成份全部搜集齐全,配为成药。这显然说明,宝钗的确是跟癞头和尚天生有缘,或者说,恰恰是宝钗的“先天结壮”,天生就有诸多美好的潜质,才使她毫不困难地获得了如此之多、如此“可巧”的机缘,成了癞头和尚的得意女弟子,以及在金、玉婚礼上作为美丽新娘的不二人选!

宝钗入都

身为皇商之女的宝钗,自小读书识字,亦“杂学旁收”,她对文学、艺术、历史、医学以至诸子百家、佛学经典,都有广泛的涉猎和渊博的知识。曹雪芹本人的精辟的见解,几乎都是通过她的口来表述的。在贾府的众多才女中,宝钗的才华几乎胜过了所有姐妹,她更是在诗社中屡屡夺魁。

宝黛钗初会

薛宝钗自父亲死后,见哥哥不能安慰母心,又巧遇皇上聘选妃嫔随即和母亲兄长一起进京备选才人、赞善之职。薛蟠为了躲避英莲的官司带宝钗和妈妈去投奔贾家,从此后,薛家母女就在梨香院住了。梨香院紧邻王夫人的正房。每日或饭后或晚间,薛姨妈便过来,或与贾母闲谈,或与王夫人相叙。宝钗日与黛玉、迎春姊妹等一处,或看书下棋,或做针黹,倒也十分相安。

林黛玉进荣府以后,贾母万般怜爱,寝食起居,一如贾宝玉。二人亲密友爱,日则同行同坐,夜则同息同止,真是言和意顺。不想忽然来了一个薛宝钗,比林黛玉大得下人之心。因此林黛玉心中便有些悒郁不忿之意。贾宝玉因与林黛玉同随贾母一处坐卧,故略比别个姊妹熟惯些;既熟惯,则更觉亲密;既亲密,则不免一时有求全之毁,不虞之隙。

薛宝钗在家养病,贾宝玉贾母回家后转去薛宝钗闺房探望。两人探讨了彼此身上所佩戴的物件。薛宝钗身边的丫鬟莺儿笑道宝二爷宝玉上的字和姑娘的正好是一对:宝钗挂有一把錾有“不离不弃,芳龄永继”的金锁,与贾宝玉随身所载之玉上所刻之“莫失莫忘,仙寿恒昌”恰好是一对,寓意金玉姻缘。

宝钗扑蝶

原来这一天“未时交芒种节”,大观园的姑娘们都出来玩耍,独不见黛玉,宝钗要到潇湘馆去找黛玉,后来见宝玉进了潇湘馆,宝钗想到黛玉好猜疑,这个时候如果跟着宝玉进去,一则宝玉不便,二则黛玉嫌疑,想到这里就回来了。路上她见到一双玉色蝴蝶,引得宝钗去扑蝶,并一直跟到大观园滴翠亭外,这时宝钗听到亭内宝玉的丫鬟红玉与坠儿在说贾芸的事情,宝钗听到心中吃惊,因想到:“今儿我听了他的短儿,一时人急造反,狗急跳墙,不但生事,而且我没趣。”由于她已经到了亭外,躲不了了。所以使了个“金蝉脱壳”的法子,故意喊“颦儿,我看你往那里藏”,还问红玉坠儿:“你们把林姑娘藏那里了?”把自己和黛玉的困境化为乌有。

小惠全大体

宝钗照顾弱者的感受。她出色的管理方法“无为而治”把大观园治理得井井有条;她出钱出物为史湘云设东摆螃蟹宴,解决了湘云贫寒、势单却要请客的困难;她照顾命运坎坷的香菱,使香菱免受欺负;她暗中帮助家境贫寒的岫烟,一针一线地为她着想;连猜忌、排挤她的林黛玉她都用心教导,使黛玉不禁对她“心下暗伏”。

宝钗出闺

大轿从大门进来,家里细乐迎出去,十二对宫灯排着进来,倒也新鲜雅致。傧相请了新人出轿,宝玉见喜娘披着红,扶着新人,幪着盖头。傧相喝礼,拜了天地。请出贾母受了四拜,后请贾政夫妇等登堂,行礼毕,送入洞房。

那新人坐了帐,就要揭盖头的。凤姐早已防备,请了贾母王夫人等进去照应。宝玉此时到底有些傻气,便走到新人跟前说道:“妹妹,身上好了?好些天不见了。盖着这劳什子做什么?”欲待要揭去,反把贾母急出一身冷汗来。宝玉又转念一想道:“林妹妹是爱生气的,不可造次了。”又歇了一歇,仍是按捺不住,只得上前,揭了盖头。喜娘接去,雪雁走开,莺儿上来伺候。宝玉睁眼一看,好象是宝钗。心中不信,自己一手持灯,一手擦眼一看,可不是宝钗么!只见他盛妆艳服,丰肩软体,鬟低鬓軃,眼瞤息微,论雅淡似荷粉露垂,看娇羞真是杏花烟润了。)

独守空闺

由于宝钗贤淑明达,博得贾母王夫人的欢心,终于与宝玉结成“金玉良缘”。然贾宝玉婚后不久出家。宝玉出家为顽石后,她成为一个年轻的孀妇。

贾宝玉与薛宝钗成婚,生活十分幸福恩爱,但贾府没落后,贾宝玉沉浸在对过去美好生活的怀念和哀悼中,又无法忍受“转眼乞丐人皆谤”的生活,十分绝望和痛苦。宝钗很爱宝玉,她不愿宝玉受苦,所以“以法爱成全大道”,利用自己在佛道方面的博知,劝导宝玉出家,使宝玉回到大荒山青埂峰,重新变回顽石。薛宝钗独守空闺,但她“虽离别亦能自安”,乐观面对挫折,并且凭借能力使自己过上有尊严的生活。)